<form id="ddpdb"></form>

                    <address id="ddpdb"><form id="ddpdb"><nobr id="ddpdb"></nobr></form></address>

                      <address id="ddpdb"><listing id="ddpdb"><meter id="ddpdb"></meter></listing></address>

                        首頁 > 政策解讀 > 正文

                        專訪國務院成長研究中心常紀文:成長綠色經濟不能玩概念 要真正增強低碳行業內活躍力
                        發表時間:2021-12-15 19:09:0102:39   來源:本站    點擊:4405166

                        摘要:優秀員工頒獎詞 ,優秀員工 ,優秀學員 ,優秀學生事跡

                          經過一年多的實踐,碳達峰碳中和工作在推進過程中變得更加具體和務實。

                          近日,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北京舉行,會議提出,要正確認識和把握碳達峰碳中和。實現碳達峰碳中和是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內在要求,要堅定不移推進,但不可能畢其功于一役。

                          會議指出,要堅持全國統籌、節約優先、雙輪驅動、內外暢通、防范風險的原則。傳統能源逐步退出要建立在新能源安全可靠的替代基礎上。要立足以煤為主的基本國情,抓好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增加新能源消納能力,推動煤炭和新能源優化組合。要狠抓綠色低碳技術攻關。

                          12月21日下午,每日經濟新聞將在線上舉辦“2021中國企業低碳發展論壇”,貢獻中國碳中和智慧,探尋綠色低碳轉型路徑,搶占碳中和發展市場先機。

                          在實現“雙碳”目標過程中,煤炭能源將扮演怎樣的角色?傳統能源何時會退出歷史舞臺?由能耗“雙控”向碳排放總量和強度“雙控”轉變的意義是什么?

                          針對這些問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論壇舉辦前夕專訪了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常紀文。

                          未來10-15年傳統能源仍占據主導地位

                          NBD: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立足以煤為主的基本國情”,我們應當如何理解?

                          常紀文:中國長期以來保持以煤炭等傳統能源為主的能源結構,未來以風能、太陽能、核能、水能等清潔能源為主導是重要趨勢,但這需要較長的過程。中國新能源體系的構建要穩扎穩打,不能急功近利。所謂“新的不來,舊的不去”,也就是說,新能源要成氣候,傳統能源才會慢慢退出,如果銜接不好就會出現保供不力甚至“一刀切”的問題。

                          從促進經濟社會穩定發展的角度看,在推動新能源發展過程中,要發揮煤炭對新能源“扶上馬、送一程”的功能。未來10-15年,以煤炭為代表的中國傳統能源仍將占據主導地位。這就解釋了為什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到要立足以煤為主的基本國情。但以傳統能源為主導并非不管不問,而是要做好清潔高效利用。清潔就是減少污染物排放,高效就是提高利用率,減少碳排放。

                          NBD:當前,部分地方確實存在對“兩高”項目大關大停、甚至“一刀切”的現象,您怎么看待這種現象?

                          常紀文:為完成“雙碳”目標搞“一刀切”對經濟的危害非常大。另外,要嚴控“兩高”項目增量,堅決遏制“兩高”增長。

                          我的理解是兩個“先立后破”。第一是思路的“先立后破”。原來我們做能耗雙控,但未來應以減碳為核心,能耗雙控轉型為碳雙減或者碳雙控。從這個角度來看,目前兩者需要并存。第二,碳中和是全國的碳中和,不是某個企業的碳中和。要做到全國統籌,必須發揮不同功能區的作用,有些地方多減一點碳,有些工業城市因排放量大沒法自己中和,可通過生態補償與碳交易獲取生態地區的碳指標,在全國層面上實現碳中和。不能搞盆景式的碳達峰、碳中和。

                          目前,我認為仍然要發揮火電對全國的保供作用,等到抽水儲能電站和化學儲能大面積建設之后,并且能夠發揮自主調峰作用時,火電再慢慢退出。目前來看,仍然要重視火電對新能源領域的調控作用。

                          建議出臺畝產GDP制度

                          NBD:在“雙碳”目標背景下,未來我國能源結構或產業結構將發生怎樣的變化?

                          常紀文:“雙碳”目標下,中國的能源、產業結構已經在發生變化。近期在西部省份調研時發現,一些單晶硅、多晶硅生產等高耗能高端產業,既屬于高耗能產業,但也是碳達峰碳中和所需要的產業,現在它們已經開始向風力發電、太陽能發電集中的地方轉移,這將有助于風力發電、光伏發電的就地消化。

                          同時,我也發現,5年前在地方是“香餑餑”的產業,如今在“雙碳”背景下,尤其是在能耗雙控背景下成了“雞肋”。比如一些地方的鋼鐵、合金、水泥、建材耗能特別大,但對地方的稅收貢獻小,所以很多地方就希望國家出臺政策,逐步淘汰這些高耗能產業。

                          因此,我建議出臺畝產GDP制度,也就是每一畝產生多少GDP。在嚴控“兩高”項目增量、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的同時,優先保障畝產GDP較高的行業和企業生產,讓現有的能源發揮最大的經濟和社會功效。

                          NBD:當前,綠色經濟成為熱詞,但也有小微企業反映,綠色金融向企業延伸時仍然存在融資難的問題,您認為該如何解決?

                          常紀文:綠色金融向小微企業延伸的困難在于,對小微企業沒有一個“綠色”的界定標準。大量小微企業融資主要是流動資金的貸款,無法被界定為“綠色”,因此也就不能享受各種綠色金融優惠。比如過去幾個月,社會資本關注氫能源,這一行業的泡沫比較大,核心在于技術的不成熟。

                          另一個原因是,過去部分企業借著綠色經濟的政策導向玩概念,浪費了國家資源,也影響了行業發展。因此,企業想要獲得更多金融支持,關鍵在于增強低碳行業的內生動力,要以培育競爭力為導向,而不是在概念上做文章,想方設法騙國家的補貼。

                          下一步,首先,要對小微企業“綠”和“不綠”有一套比較明確的判斷標準。有了標準以后還要采集數據、進行計算,這套流程需要建立起來,讓計算和貼標變得更加簡化。其次,建議讓綠色金融更全面地介入到信貸保險證券以及投融資當中,進一步豐富綠色金融產品、推動綠色金融市場建設、完善綠色金融服務。

                        (文章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文章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責任編輯:92
                        分享到:

                         

                        收藏